字号让与费按类目收费吗

字号让与费按类目收费吗

坚果颂招牌让渡

坚果颂招牌让渡

特产坚果仁排行榜

特产坚果仁排行榜

Fazer 榛子碎 (8%) 至纯黑巧

Fazer 榛子碎 (8%) 至纯黑巧

核桃仁上有白色粉状物是

核桃仁上有白色粉状物是

那些好吃到啜泣的蜜饯、

那些好吃到啜泣的蜜饯、

果仁两端尖比杏仁大的干

果仁两端尖比杏仁大的干

坚果仁能够做什么点心

坚果仁能够做什么点心

坚果 如水 南瓜子仁 影响

坚果 如水 南瓜子仁 影响

河南一饮料招牌曾喊价一切切元 差点只卖了15万

  小小的商标背后,隐藏了无数故事,有争抢中的来回厮杀,有疏忽后的悔恨交加,有申请时的望眼欲穿,有申诉时的长路漫漫。

  曾喊价1000万元的网红商标“我能”在2017年差点以15万元“贱”卖,河南一酒企与五粮液、剑南春为“酩酿”酒商标缠斗7年,被驳回的商标经过复议后竟起死回生商标故事里有多少是是非非,看似遥远,实则很近,和生意沾边的人或有一天会成为商标故事的主角。

  比如,曾烜赫一时的“我能”饮料商标(32类:饮料类)就几乎差点在2017年以15万元卖出。当时,全额交易款业已到账,后因种种际遇,这笔高价交易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故事最早从2004年说起。是年,中国移动全球通以“我能”为主题的广告铺天盖地,嗅到商机的自然人王建强,接连申请了“我能”部分类别商标。随后的几年中,“我能”部分类别商标先后核准通过并拿到商标证书。凭着商标故事,他频频在媒体曝光,风光无两,也因年轻气盛、敢说敢做,获封“商标狂人”称号。

河南一饮料招牌曾喊价一切切元 差点只卖了15万

  其中较为瞩目的是“我能”饮品类商标。王建强曾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称,他曾喊价1000万元,后以该商标作价300万元入股,入伙了一家股份公司,后来开发出了“我能”绿啤和枣汁饮料,并且运作的三四年中他本人获益有200万元。

  随后,“我能”商标陷入沉寂期。时间进入2017年,这个沉寂已久的昔日商标界“网红”有了新动静,河南焦作一家饮料公司抛出购买意向。

  米兰登商标专利事务所(河南)有限公司总经理孙俊朝是这笔交易的核心参与者。他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该饮料公司委托他购买“我能”商标32类,2017年4月份辗转联系上王建强,双方谈妥15万元的交易额,并且客户全款提前到账。

  交易过程中,他们发现该商标的实际持有人为河南我能商贸有限公司。河南商报记者查询得知,王建强为该公司股东之一,出资比例为15%。

  双方都未料到,正是因为这个公司的存在,才导致在长达3个多月的奔走后还是交易告吹。

  孙俊朝解释原因称,商标公证时需要企业法人到场,但企业法人在国外,一时半会回不来,但客户想赶在夏季饮料销售旺季之前拿下这个商标,多次沟通后企业法人未能回国,最后交易不了了之。

  商标注册也时常暗流涌动。为了一个酒类商标注册,河南一家酒企与五粮液、剑南春品牌缠斗近7年之久,且至今无果。

  这个是名字叫“酩酿”的商标,申请人为河南波尔多酒行有限公司。2011年3月8日,波尔多酒行递交“酩酿”酒商标(33类)申请,一年后的2012年,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发布初审公告。

河南一饮料招牌曾喊价一切切元 差点只卖了15万

  公告期为3个月,这期间任何企业或自然人都可提出异议。赶在公告截止日之前,四川绵竹剑南春酒厂有限公司和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联合提出了异议。

  两家酒企认为“酩酿与酒有关,用作商标缺乏显著性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最后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裁定该理由不成立。

  五粮液集团不服,转而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这次,五粮液集团胜出。

  事件远未完结。代理人李宗涛深度参与了该事件,他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收到这一裁定结果后,波尔多公司向北京中院起诉,后又上诉至北京高院。

河南一饮料招牌曾喊价一切切元 差点只卖了15万

  在五粮液等提出异议的过程中,李宗涛协助先后两次重新申请了该商标,因为“异议及复审过程很漫长,最少一年,如果重新提出申请反而可能成功”。结果,两次申请同样遭到异议。

  申请方与异议方展开了马拉松式的较量。直至目前,尚无结果。李宗涛称,波尔多公司为争取该商标前后花了至少3万元,“老板愿意为这个商标付出心血。”此时,距离其首次申请已过去近7年之久。

  十二年代理生涯中,李宗涛还经手另外一个商标博弈案。这个商标申请历尽5年“磨难”,过程同样曲折,所幸以圆满结局。

  2010年7月,河南民权县一种业公司通过李宗涛,递交了“德日”种子类商标的申请。2011年8月,商标局进行了驳回,理由是该商标是行业通用名称,有个萝卜品种就叫“德日”。

  事实上,按照李宗涛的描述,“德日”系列萝卜种子本身就是该种业公司的产品,经过十多年推广才渐渐有了知名度;商标为申请人独创,且于2004年9月1日获得了国家农业部颁发的《植物新品种权证书》,并申请了植物新品种保护及发明专利、外观设计专利等。

  这中间一个插曲是,商标局首次的驳回通知中提及“德日商标文字部分与已注册的德日素商标近似”。

  李宗涛对“德日素”的申请者鄂尔多斯一农牧公司进行了异议。双方经过几个轮回的博弈,李宗涛代理的一方胜出。

  批发商大多会走这么一个路子:先是代理厂家品牌,借助品牌影响力野蛮生长,但是一旦厂家出现问题,将给商户带来致命伤。孙俊朝这样形容,“给别人带孩子,始终是后妈,只有成立自己品牌,即使做的太小,也是亲生的。”

  申请商标是每个商户都应关注的问题,这其中有啥奥秘呢?孙俊超深耕商标业14年,他认为批发商注册商标有“三步走”战略,包括注册前、注册中和注册后。

  注册前环节,孙俊朝提醒商户要有提前申请意识。“商标注册期为13-15个月时间,这期间企业产品打TM标志,是不受任何保护的。万一最后被别人抢注,前期为了推广投入的大量精力、财力,变成了为他人做嫁裳。”他认为商标注册应该“企业未动,商标先行”,“早注册、早准备、早受益”。

  他称,近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由只注册一类商标变为注册多类,由在国内注册转向注册国际商标,甚至是联合注册、防御注册。

  注册中的焦点集中于时间长、风险高。商标注册一般至少需要13个月的等待期,这是因为商标申请量惊人且在每年递增,但进行注册服务的人手却有限。

  数据显示,2017年,商标注册申请量574.8万件,同比增长55.7%,已连续17年位居世界第一。平均每天商标局接到的申请量超过了1.57万件。

  2-3个月的盲查期是导致申请被驳回的主要原因,代理机构只顾赚取代理费、不负责任注册是另外一个原因。

  “盲查期不可避免,因为商标局每天接到的申请量有上万个,工作量太大,没办法及时录入查询系统。别人申请的商标很可能在2-3个月后才会出现在系统中被查到。”李宗涛称,“这就要求企业在注册时,先摒弃一些不能用的词汇,比如洗脚妹这种有违道德风尚的,生鲜食品类似的行业通用名称,没有显著性的词汇等等。”

  注册后要做的事,往往是商户容易忽略的。在孙俊朝看来,商标是有生命的,注册后把商标锁在柜子里是极大的错误,“注册后不用,或不及时做证据留存,很有可能被撤销或者宣告无效。”

  他建议,即便再忙,也要上下、半年各一次对商标使用情况做证据保留,而且证据链要完整。比如生产、宣传、销售、物流等环节的发票、合同、展会会刊、质检报告等能体现商标字样、图样的使用证据,以防止他人以“连续三年不使用”由提出撤销。